您現在的位置: 跳過導航鏈接首頁 >> 學校新聞 >> 數字電視 >> “大成文苑”4 —— 2018屆錢學森班高一8班


(巴黎蒙難 世界同悲)
2015年11月16日


《記念巴黎死難同胞》
陳梓君
法蘭西共和國2015年11月13日,爆發了令世人震驚的巴黎恐怖襲擊事件,兩日后的周一,我們如往常一樣在學校各教室間游走,語文老師則讓我們為此寫一篇文章
但我于此卻無話可說,我覺得那一刻自己所處的并非人間,空氣中彌漫著地獄般的恐怖氣息,一百多位無辜者的尸首,橫躺在我的周圍,使我澀于呼吸思索,怎還談得上寫作?祈禱過后,恐怖組織的所謂“聲明負責”尤使我覺得氣憤,讓我出離憤怒了。我將品味那一刻巴黎人們無助的悲涼,將吾之最大哀傷以示人間,獻于逝者靈前。
真正偉大的民族,敢于面對非常的恐懼,敢于直視冰冷的鮮血,這是怎樣的哀痛者與冷靜者?然而生殺權卻常常為瘋子所有,來發泄仇怨,加之于無辜者身上,這又是何等的不公與邪惡?!而在這淡淡的血色和瘋狂的氣氛中,卻又沉睡著一個個僵硬的生命,我不知道這樣的情形何時是個盡頭。
但我卻還在這樣的世上活著,盡管在大洋彼岸,我卻也感覺到有些東西的意義了。
14日早晨打開微信,才知道有法國的恐怖襲擊,死亡人數高達129人,且皆為IS組織所為.我素來便不憚以最極端的想法去推測極端分子,但我還不料,也不信,竟會兇殘冷酷到如此地步,況且還是向來愛好和平與世無爭的巴黎人民,為何無端于在音樂廳、餐館、體育館前殞命呢?
然而網絡確實證明是事實了,作證的則是百余具尸體。
死者無助的看著生命從身體上被剝離,恐怖分子瘋狂的掃射所見的每一個人,我并沒有親見大洋彼岸的人間地獄,但腦中的慘象也已使我不忍直視了;IS的負責,也尤使我作嘔。我還有什么可說的呢?恐怖襲擊也好,民族沖突也罷,生命本無關政治,僅在于生命本身。
但,我卻還有要說的話。
襲擊當夜,法蘭西體育場正進行法國隊和德國隊比賽,觀賽而已,誰也不會料到這樣平常的比賽會伴隨著這樣的羅網。9時左右,巴黎市內至少六出公共場合同時出現槍擊或爆炸,在體育館內觀賽的總統奧朗德也是險些受到波及。與此同時巴特蘭音樂廳發生了人質劫持事件,說是人質,不若說是襲擊者眼中用于泄憤的牲畜。沒有條件,沒有商議,沒有談判,有的,只是心存著口中的“血流成河”。
可事后的法國人卻并未失控。在總統奧朗德的帶領下,法國立即調動一切力量控制,擊斃殺手,全國立刻進入緊急戒嚴狀態。這是怎樣一種偉大的冷靜!但恐怖分子欺殺貧民的“英勇”,極端組織教義的“美好”,卻在這巨大的巴黎屠殺中體現得淋漓盡致!
這些劊子手在“正義”的教義中仰起頭來,聲稱為了自由而戰,卻不知渾身上下盡是血污。
我向來是不憚以最極端的想法去推測IS的,但仍有些出乎我的意料。一是極端分子的兇殘令我震驚,二是巴黎人面對恐懼的鎮靜和不畏強暴,敢于冒著危險為受難者打開家門的膽魄。
生者在死者之殤中思考何去何從,死者之靈魂在生者的悼詞中得以安息,真正的自由無畏精神,將在恐懼中更奮然而前行!
親戚或余悲,他人亦已歌。死去何所道,托體同山阿。
嗚呼,我說不出話,但以此記念“11·13”巴黎受難同胞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15年11月16日


給閨蜜的一封信
許維珊
    親愛的R,
你好!
好久沒有給你寫信了,最近發生了一件大事,法國巴黎發生了多起恐怖襲擊案,報道挺多的,不瞞你說,我其實是在網絡上知道這事的。早上一打開網頁,滿屏都在為巴黎祈福,用的小紅蠟燭表情連起來可繞地球一圈。然后網友們又開始曬自拍了,情緒調整得可真快。
但話又說回來,又能有什么事呢?反正恐怖分子還沒有到中國,還沒跑到北京來,也就沒什么可擔心和關注的了。就算法國進入緊急狀態,和我們又沒有關系,我們不也照常生活嗎?跟自己無關的事,管這么多干嘛。頂多也就是轉發一下“為巴黎祈禱”,這件事就與我們再無任何關聯了。
現在媒體是密切關注這事,再過上一星期,只要沒人提起這事,就不會有人還記得了。這世界上糟糕的事情這么多,指不定明天就有什么飛機墜毀,如果真出了那種事,大家馬上就要開始關注飛機上有多少乘客,誰還想的起來巴黎。哦,巴黎,可憐的巴黎!人們的關注對象轉變地如此輕易,最終除了真切地感受到痛的人,誰也不會記得。
再說了,我對法國的印象并不大好,因為那里有著討厭的劫匪和無用的警察。但是這個國家在創痛之后表現出的團結和勇敢令人震驚。勇敢,他們可真是勇敢地可笑。你聽說了吧,那個“開門”運動?一個巴黎的記者號召人們打開家門收留陌生人。法國果然是個浪漫的國度,還真的有很多人在社交平臺上公布了自己的詳細地址。為什么不讓那些陌生人去警察局?萬一來借宿的是恐怖分子呢?冒著收留恐怖分子的危險收留陌生人,該說他們是勇敢好還是愚蠢好?
對了,還沒跟你說最夸張的呢!據說巴黎遇襲之后,世界上很多國家的標志性建筑都變成了法國國旗的顏色。你是不是也覺得好笑?何必這么形式主義呢?感覺還不如給錢來的痛快,來得實惠。
親愛的,抱歉哦,一整封信都在寫些看來讓人難受的事。那就讓我們忘了它——反正本來也和我們沒什么關系。
還是說點令人愉快的事。你的生日快到了,禮物我已經準備好了,再期待一會吧!
替我向Y和Q問好!好久沒happy了,湊一個時間聚聚哈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你永遠的密友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15年11月16日晚
那個角落
高心怡
2015年11月13日,再平常不過的一個日子,甚至比此時停歇在一個角落的我還要平常,忘記說了:我是一只再普通不過的小鳥。
路的盡頭,沒有了喧囂,繁華怠盡,人們也少有經過,兩堵墻上爬滿了已經變成紅色的爬山虎,交匯處形成一個不小的角落。這是一個多么好的角落啊,金黃的銀杏樹葉鋪滿地面,恍若天然織就的地毯,夕陽一點點西沉,將最后一縷溫暖的陽光撒進這個角落,一切都那么平靜、安詳,還彌漫著法國所特有的浪漫……
可是,這是怎么了?一聲巨響,混雜著人類慘叫的聲音,從不遠處的街區傳來,驚得我撲扇著翅膀,飛到半空俯視著這個角落。一個女人突然慌張地闖入我的視野。她緊緊地拉著一個八九歲的小女孩,焦急地四處張望,才發現自己走進了一個死胡同,情急之下,趕忙轉身,卻聽到不遠處傳來一聲尖叫,之后,在一個我并不熟悉卻極刺耳的聲音后,有幾秒鐘的寂靜,女人顯然明白那聲音的意義,臉色比剛才更為蒼白,卻還強作鎮靜地對身邊的小女孩說著“不怕”。她終于將目光所定在了構成這個角落的圍墻,拉著小女孩躲了進去。圍墻太高了,她夠不到頂端,更不用說翻墻而過。我以為她會就此放棄,不想她彎下腰低聲對女孩說了幾句話后,竟直接將女孩托起,讓女孩踩在她肩上,爬過頭頂,攀上圍墻,女人笑了,示意小女孩順勢跳下去,孩子終于翻過圍墻。不知是因為欣慰還是無奈,我只聽見她用不太大卻清晰而溫柔的聲音說到:“媽媽馬上就過去!
又有腳步聲傳來,我忽然有種不好的預感,扇扇翅膀轉過身來。一個人,一個男人,一個極健壯的男人,蒙著臉,端著一個極長的黑色金屬管,并用那長相丑陋的金屬管對準那個女人,短暫而急促的聲音,像剛才一樣刺耳,等我看清眼前的畫面,女人倒下了,一切都晚了。這還是那個角落嗎?為什么原本金黃的樹葉被染成血紅,為什么原本溫馨的地方現在卻如此寒冷,為什么那個用金屬管殺人的男人,面露得意神情,難道他就那么心安理得,一點也不覺得難受?
忽然,我聽見圍墻后隱約傳來一聲聲抽泣,我看見男人的神情變了變,繼續努力地搜索起來。我忍受不了了,用盡平生最大的氣力尖叫著,飛向那個男人,想把那張可憎的臉撕爛,又是那刺耳的聲音,我感到自己正在下落……
在那片金黃猶如地毯的樹葉上,我看到自己的血滴在上面。這,再也不會是從前的那個角落了……

那個角落
劉宇恒
2015年11月13日晚,法國巴黎。
月亮隱于薄薄的烏云中,朦朧地透出一絲光亮;跳燈發出熹微的光芒,照映著路旁的小鳥;遠處教堂的鐘聲響起,在漆黑的夜空中經久不息……這般寂靜之美,讓人心弛神往。
巴塔克蘭劇院內也不喧鬧。婉轉的樂曲,抑揚頓挫、行云流水,人人都陶醉其中,如俯身云上之飄逸。只是在劇場一層的一個角落里,一個六、七歲大的小男孩不懂欣賞,還淘氣,總是東張西望地制造雜音,引來周圍群眾的不滿。坐在他身旁的父親只得連聲道歉,并呵斥他的兒子坐好。
悠揚的樂曲被一聲巨響打斷了。全劇院的人都大吃一驚,一時間四下里死一般的沉寂。緊接著,便充斥了“嘟嘟”的機關槍掃射聲。一群蒙著臉的——遮掩他們猙獰的面容——手持武器的暴徒,破門而入,舉槍,向著人群,射擊。尖叫聲、吶喊聲、絕望的嘆息聲,讓巴塔克蘭劇場,從天堂,直接跌入地獄。那個小男孩,蜷縮在角落里,低聲啜泣著。他的父親,守在兒子身旁,正在用手機給警方發消息:“外面的人快闖進來!我坐在一層,恐怖分子射擊很猛烈!我就坐在一層!救命!救命!”一層的人一個接著一個仆倒,染紅了潔白的地板。小男孩望到了緋紅的血泊,不禁哭叫出了聲音。暴徒注意到了蜷縮在角落里的小男孩,抬起槍,轉身就射擊,父親連忙用身體裹住他的兒子,在角落里,父親的身體支成了一個三角架。子彈,飛,刺穿了父親的后背,血液濺到了墻上,緩緩流下,劃出鮮紅的血痕。父親身上淌滿了血,一滴一滴地滴到壓在他身下驚魂落魄的兒子的身上,那個小男孩,睜大了眼睛呆坐在父親身下,緊盯著父親龐大的身軀,嘴張著,卻發不出一點聲音。
事發后良久,巴黎的街道上依舊寂靜無聲,不時劃過轟鳴的警笛聲,驚飛了路旁正在啄食的麻雀。
巴塔克蘭劇場的燈光昏暗了,氣氛寧靜了,尖叫的、涌動的、仆倒的人們也不見了。只是那個角落,潔白的墻壁上,鮮紅的血痕,依舊閃著刺眼的光,永遠無法抹去。


那個角落
郭子介
巴黎罕有的濃稠的黑暗,像一只大手捏得人喘不過氣來。我蜷縮在那個角落,肌肉猛然的一下抽搐刺痛了我,剎那間感到全身都在顫栗著。
從剛才那第二次槍聲之后我就躲在這個角落,餐廳儲藏室的冰柜后面。他們攜帶著槍支沖進來,向老板和女服務員開槍。女服務員當即倒在血泊之中,老板在最后一刻按響了警鈴。所有顧客四散跑開,只有我發現了這個角落,一動不動地縮著,害怕下一秒就會被人發現,朝我按下扳機。
這一次響動后,餐廳陷入了一片可怕的寂靜,每個人,顧客和襲擊者,都在靜靜聆聽著,前者試圖在襲擊者攜著武器時屏住呼吸不被發現,后者則希望哪個冒失鬼漏了馬腳。
空氣都凝固了,可那腳步聲卻向我漸漸逼近。一雙黑色的眼睛正在尋找生命的痕跡,上膛的子彈正饑渴地妄圖掙脫禁錮!屏住呼吸,接下來的每一分、每一秒都那么難熬,哪怕只有一分鐘,在那時也長過我先前的任何經歷?諝庾兊媚z著、打粘、升溫,馬上火線就要被引燃!斑诉,咚咚”心臟在加速跳動,仿佛死亡倒計時。
走過去了,好像置身地獄與人間的交界點,邁一步即是生存,退一步便是深淵。那時,一幕幕影像在腦中映出,我想到了在家中的戀人,遠在他地的父母,鄰居太太和她家懶惰的白貓。
遠處響起了鳴笛聲,刺耳卻又無比明亮,得救了,我想。而另一處忽的有了喘息聲,一個人向那里走去,粗暴地低聲了一句:“帶走!”可怕的景象浮現在我眼前,這個不幸的人背后有一把步槍戳著他,催促著他安分點往前走。接著馬上又是幾聲槍響,屋內又是一陣窸窣的腳步聲。
是警察來了嗎?又有誰回來了?霎時間感到天旋地轉,沉沉地昏厥過去…只剩冰柜沉悶地呻吟著,好像他也受到死神的恐嚇,擔著不小驚嚇…
那個角落記錄了事件的全部過程,恐怖、慌亂與無盡的濃稠的黑暗,深味人間至真至徹的黑與痛,橫貫心扉的血與淚。那里,沒人知道遠方在哪兒,更不知前路如何。

亚洲第一永久成年网站_av在线播放日韩亚洲欧_国产欧美亚洲综合第一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