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現在的位置: 跳過導航鏈接首頁 >> 百年附中 >> 歷史沿革 >> 北京師大附中大事記

20年代師大附中女子部主任,國文兼體育教員石評梅。


1927年9月1日,我隨著許多男女同學,走進了國立北京師范大學附屬中學的大門。

師大附中,是當時最早的男女合校的中學,但合校不合班,我們女生班是一年級三班;級任是石評梅先生,兼教國文和體育。

從開學第一天,我就對我們這位女級任產生了一種既驚異、又羨慕、更欽佩的情感。

星期一,第一堂課是“紀念周”。

石先生領著讀《總理遺囑》,然后給我們講解。她告訴我們:1911年(這一年是辛亥年)以偉大的革命先行者孫中山先生為領袖的革命黨人,在中國發動了推翻清朝皇帝的革命,打起了民主共和的旗幟,從此結束了二千多年來封建王朝的統治,建立了“中華民國”。

就是在師大附中,在石評梅先生講的這第一堂課上,我開始認識了“革命”這兩個字。

我們附中全校學生有“學生會”,各班學生有“自治會”。一開學選“自治會”主席,萬沒有想到會選上了我!我從小就是光知道挨罵受氣,“主席”“代表”這樣的詞兒,我連聽都沒有聽說過,我怎么能當呢?!

我跑到教員休息室去找級任老師。開門見山地說:“石先生!叫大家另選人吧!我當不了‘自治會’的主席!

石先生正在改作業,聽了我的話,就停住筆,問我:“為什么不能當呢?”我說:“沒當過,不會當呀!”石先生鼓勵我:“不會,學嘛,什么事都是干干就會了,只要肯學。我從前也沒當過級任,開頭也是不敢當,努力學著做,慢慢就會做一點了。你從小就是別人侍候你,你還從來沒為別人做過什么事,對嗎?”

我點了點頭。石先生懇切地說:“學著為別人盡量多做點兒事吧!——人活在世上總應該對別人有點用,不能做大事,盡我們的力量能做多少做多少吧——你讀過這兩句詩嗎:‘春蠶到死絲方盡……’”

“‘蠟炬成灰淚始干’!蔽覔屩f出了下句。

“懂得這兩句詩的意思嗎?”

“懂。就是說:蠶老吐絲,一直吐到死……”

“蠟炬老是流眼淚,一直哭到成了灰,眼淚才算哭干了!”

石先生說:“是啊,蠟燭的光,在人家看起來,是比電燈的小得多,只能照見眼前這一點東西;可在蠟燭本身來說,它是用它全部生命的力量來為人們發出這一點光哩!——同學們選了你,正好是給了你一個機會,不會就學吧,我幫助你——讓我們一起學做蠟燭好嗎?”

我們的師生之誼,就是從這次談話開始的。

石先生常跟我們說:“要你們的作文有進步,除開課本上所學的外,必須還要多看些關于文學的書!庇谑撬阉膸资拘膼鄣臅,捐贈給我們班,又替我們募捐了些,幫助我們的自治會創辦了一個“圖書柜”。這些書,要有人管理,同學們借書還書,也得有人給登記。

我記著石評梅先生給我的第一次的教誨:“人活在世上總應該對別人有點用!辈荒茏龃笫,就學蠟燭為別人發那一點兒微光吧。我就自報當了這個小圖書柜的管理員。

石評梅先生是位多才多藝的女作家,她寫詩,寫散文,寫小說,也寫戲劇和游記……我在報紙的副刊和雜志上讀了她的作品,也受了很大的感染和啟發。我讀石評梅先生的作品,最大的受益是,對“革命”這兩個字,有了進一步的認識。

石評梅先生是位文武雙全的人。她對學生也是“智、仁、勇”全面施教的。

我剛上小學的時候,練單杠,兩個同學都抱不上去;齊步走,老師喊:“一,一——一二一”,我就“左蹦左蹦左右左蹦”,可是,進了附中沒幾個月,我成了個運動員,當了本班的排球隊員;后來還被選為參加華北運動會的排球隊隊員……這不能不說是我們的級任兼教國文和體育的石評梅先生培育的結果。

1928年春天,華北運動會決定在清華大學舉行,我被選拔進排球代表隊。

石評梅先生帶著我們進了清華園。好大的地方喲!十個附中也趕不上它!在一座洋樓里給我們這個代表隊安排了幾間小屋。石先生見我沒帶行李,就叫我住在她那屋。

清明過了,不算太冷,再說我也凍慣了,連鞋都沒脫,就在靠門的一張床上躺下了。

石先生進來一看,就說:“哎呀!這么睡怎么行呢?不要凍病了!來!跟我一起睡!”她幾下鋪好了被子,把我拉過去,幫我脫了鞋子、脫了外衣,硬是叫我睡在了她的被窩里。

我長這么大,只跟母親在一個被窩里睡過覺,可是我母親已經不在了……我失去了多年的母愛,今天石評梅先生又給了我了!……我的眼淚止不住落了下來!

決賽的那場,我們輸給了北平女子文理學院,得了個“亞軍”。

參加華北運動會回來沒幾個月,我敬愛的石評梅先生,因為染上腦膜炎絕癥,離我們去了!

她去世的時候,才27歲呀!這位難得的多才多藝的女作家,過早地離我們去了!給過我溫暖的母愛,給過我諄諄教誨的我的好老師,棄我而去了!

當時,“薔薇社”出了《紀念石評梅?,我在那上面寫了一篇《石先生!別了!》以悼念我的這位在文學上、政治思想上以及在體育上等多方面給了我很深的影響的好老師!

選自本校檔案


亚洲第一永久成年网站_av在线播放日韩亚洲欧_国产欧美亚洲综合第一区